<tbody id="erjzy"><output id="erjzy"><table id="erjzy"></table></output></tbody>
    <tt id="erjzy"><bdo id="erjzy"></bdo></tt>

<samp id="erjzy"><th id="erjzy"></th></samp>
<p id="erjzy"><address id="erjzy"><s id="erjzy"></s></address></p>
<tt id="erjzy"></tt>
<i id="erjzy"><video id="erjzy"><object id="erjzy"></object></video></i>

      1. 【2024北京車展】訪談蔚來汽車李斌與秦力洪

        2024-04-28 17:00:55 作者:洪曉峰

          【太平洋汽車 行業頻道】2024北京車展期間,蔚來汽車李斌與力洪接受來自媒體、車主和相關人士的采訪,期間李斌數次為接待到訪展臺的領導而中斷采訪,蔚來展臺格外“火熱”。采訪期間氛圍輕松,大家格外關系換電業務的發展,對于ET7和之后的ET9也很感興趣,對于樂道品牌的發展也有所涉及,李斌和秦力洪對每一個問題都分別給出了回答。

        關于產品:

          記者:ET7行政這款車,之前試車的時候我們感覺蠻驚喜的,您的期望值是什么?如果我們覺得期待值再高一點,大概什么時候蔚來國產智能的電動轎車在真正意義上,在銷量上能夠做到567E?

          李斌:567E、789S的市場,行政轎車的市場一直是BBA最核心的堡壘市場,我們ET7在過去兩年賣了三萬臺,已經是中國品牌在40萬以上行政轎車市場的累計歷史銷量第一。這個非常難,行政轎車市場反映的是社會的共識,這個品牌的共識,不像家庭市場,家庭市場合算就買它,家里達成就行了,如果是個性市場自己開心就行了,這個相對來說突破起來還好一點,行政轎車市場是最難的,考驗社會共識,如果不能匹配社會共識就比較難,比如頭上頂的犄角,兩年前大家覺得有點像外星人,現在大家覺得這個代表技術先進,形成共識了。

          我感覺我們ET7在前面給大家趟路,有些品牌在推這些車,不管怎樣,原創的精神,領先的技術,覆蓋用戶各個用車環節的體驗和服務是能夠支撐行政轎車的這些用戶的需求,比如說駕享服務,3000多司機,628個城市,已經搞了好幾年了。咱們以后給媒體老師,如果是蔚來用戶的,給點福利,駕享服務多發點券。好多媒體老師特別喜歡,肯定券不夠,你們出差又多,現在媒體又很累,安排起來,這個預算還是可以保證的。

          記者:針對現有產品,今天看到ET7推出了飛航行政座椅,這個概念是ET9先提出來的,它們之間是什么關系,自研的座椅平臺給蔚來帶來什么優勢?

          李斌:如果去看飛航座椅,現在的ET7和我們要發的ET9在很多平臺和架構上都有很多是共享的,是平臺化的開發,像十層的結構,座椅的骨架平臺,滑躺的平臺,很多方面都是基于飛航的商務座椅這么一個平臺去做的,這是我們自研座椅的好處,我們愿意用在哪個車上,很快就可以用上,而且平臺共享可以把成本降下來,研發效率提升上去,特別是第三代平臺,這種平臺的效應會更明顯,開發一款車需要的費用和以前比會大大下降,這是第一個。

          記者:我們希望看到一些所謂的新物種,ET9是新的,但是ET9可能要很長一段時間才能開上,會不會老板和整個團隊的注意力不夠用了?第二,我們什么時候能再看到蔚來品牌有更多讓人興奮得東西出來。

          李斌:大家對蔚來的期待非常高,從15年到現在差不多十年,很多媒體朋友看著蔚來長大,其實還沒有長大。大家很多時候恨不得做蔚來的CEO,這不光是對蔚來的期待,在這個上面也寄托了大家對中國汽車產業怎么技術突破、品牌向上的期待,我們還是非常清楚,并不是給自己臉上貼金。我認識很多媒體朋友真的這么看,非常感謝大家的期待。

          汽車這個產品發展到今天,它的產品形態已經越來越接近于終極形態。比如動力形式,毫無疑問,可充可換可升級是終極動力形式,這個非常清楚。比如智能化的水平,端云一體,端到端等這樣一個智能駕駛的技術路線,比如動力800V,我們是900V,這個越來越清晰。

          這個技術探索階段在我來看,接下來兩三年可能會穩定下來,會收斂。接下來還是比長期的運營效率,還是圍繞做一個高價值的耐用消費品,還是比運營和持續的能力。蔚來今年自己內部主要是抓體系能力,包括成本管理、投資回報。像豐田,你很難講豐田有什么石破天驚的技術,當年的混動很不錯,但是很難有什么讓你覺得血脈噴張的技術,就是通過持續精益的運營做到全球銷量第一名、利潤第一名。從中國的角度來講,最后勝出的一定是真正有體系競爭力的公司,技術領先、產品領先、服務領先,同時運營效率也領先。

          蔚來在過去的十年,我們有一些成績,我們的體系性創新也得到大家的認可,我們12個全棧技術,也讓大家看到技術底色,歸根到底還要回到運營效率,包括研發的效率、供應鏈的效率、制造的效率、成本、質量的管理體系,包括銷售服務,這些效率是我們非常優先的??赡芤埠茈y像ET9這樣的產品,這么去期待,可能也要失望,我們的技術深入程度會越來越深入,比如操作系統,可能拼的是端到端的延時,從傳感器感知到真正控制以及執行,端到端能不能變成50毫秒,現在行業做的最好的是300毫秒,我們能不能做到100毫秒?這些東西可能是將來大家要轉的技術的深度,這就是效率的一部分,跟跑馬拉松一樣,我們一直說是泥濘路上的馬拉松,體力肯定得好,步伐得穩健,節奏要好,碰到一些溝溝坎坎沒有摔到,或者摔了一下也能爬起來,我們還是要有一些耐性。

         

        關于換電:

          記者:蔚來最近換電合作的大牌企業越來越多,請問蔚來現階段推進換電或者充電合作的策略是什么?接下來還有哪些新的合作伙伴?

          秦力洪:蔚來確實充換電的開放合作一直在推進,像今天我們跟路特斯達成了充換電領域的合作,接下來還有更多重磅的合作伙伴,只是目前沒有到宣布的時候,可能也快了。我們對這個思路特別簡單,我們對于充換電的合作是完全開放的,歡迎大家一起來合作,我們也并不認為在中國要搞好多套換電站,盡可能的大家能夠共用復用??赡苡械钠放普f,我們用蔚來的換電站,你們會不會歧視我們的用戶,我在這兒保證不會的,大家都是消費者,如果這個換電站是蔚來搞的,我一定不用,那是他自己的事,我們是徹底開放的,因為發自內心的,我們覺得可充可換可升級這么一套機制和服務基礎設施先行投入的力度,是所有新能源車主的共同福利,在今天的技術條件下,沒有比這更好的方法,快速解決用戶的問題。

          像剛才您提到的我們已經有2400多座換電站,是不是電比油遠,大家沒有焦慮了,其實還沒有到量變到質變的時候,隨著蔚來換電站布局的增加,我們在局部地方和一定的場景下,已經形成了加電比加油更方便,比如現在在上海市區、成都市區,如果從成都到重慶跑高速公路,這個時候蔚來的換電一定比加油站還方便,但是在更廣大的地方,因為中國是一個幅員遼闊的國家,我們要做更多的事。

          前不久有幾位用戶朋友開著車到川藏線,從成都一路到拉薩,我覺得我們做的也不錯,從成都出去到拉薩路上四座換電站,到林芝、拉薩都有換電站,但是依然不能做到全程換電,什么時候做到全程換電去拉薩,全程換電去伊犁、漠河、西雙版納,到那個時候,電和油的心智才會徹底的改變過來,我們也必須要感謝和表揚這些燃油車的公司在差不多半個世紀到一個世紀以前,因為把加油站建設到了大街小巷,才有了汽車的普及和大家的便利,所以汽車和基礎設施天生就是要共同發展的。

          過去的道路、能源,今天談智能電動汽車,還有更多基礎設施,在5G通訊下可能才有更高級的智能駕駛出現,這個完全不是汽車公司自己的功勞,所以我們在一個新的領域里面,我們雖然力量很小,但是我們或多或少的要推動一點點基礎設施建設的進度,如果大家都這么做,那么車主的體驗會迅速的提升,我們在這個方面的追求從來沒變過,剛才您提到大家都打價格戰,我們在布換電站,好像短期內有點吃虧,可能短期要吃這個虧,我一直覺得在中國做生意聰明的人太多了,咱們有一些更笨的公司做一些笨但重要的事情,我們要承擔這個結果,如果過了若干年我們錯了我們要認,但是今天我們認為這個道路是對的,要堅信的,因為用戶只為體驗買單,更長期來說,價格能不能反映體驗,反映價值,這是最重要的。

          記者:剛剛您聊到換電,斌哥反復強調對換電,對其他伙伴都是非常開放的,在咱們推進這件事的過程中遇到的困難是什么?我們往前推的時候各方面的阻力還是蠻大的。

          秦力洪:整個換電這件事碰到的困難和挑戰可以寫好大一本書,有很多層面的困難,首先是產品技術,換電站是創新的產品,本質上是分布式儲充換一體的裝備。

              第二,在整個布局的法規,方方面面,在中國不同的城市不太一樣,像我們在歐洲恨不得每個鎮都不一樣,需要很多溝通和理解。

              第三,在財務上,今天依然很多人覺得我們蔚來虧損是換電弄的,我覺得他們顯然沒有看過我們的財報,我們虧損和換電的關系不大,跟研發的關系大。還有人覺得我的新電池憑什么要換你的舊電池,用戶層面的這種憂慮非常正常,當然也無所謂,電池都有舊的那一天,再換一個新一點的。大家很難理解電池大,均衡換來整體健康度和壽命增加的理論,還有日常一些點點滴滴的煩惱,換電站放到荒郊野外,最近我們在全面推無人值守,作為公共設施之一就有各種情況,很多人把換電站當成洗車房,換電站里經常停各種車輛洗車,影響別人使用,所以我們早期會貼上蔚來換電站,今天的四代站搞成屏幕了,蔚來換電站,也算一個終端的媒體不斷的做市場的溝通和教育。

              整個換電站推廣的過程是濃縮的創新技術,從設想走向使用,從小批量應用到大規模應用,從少數人認可得到大家普遍認可的過程,這個過程遠遠沒有成熟,我們正在非常長周期努力的途中,還沒有接近尾聲,但是這種創新科技所帶來的用戶體驗的革命性的提升這個事,一旦大家認可了,不是這個路線的人可能連反擊的機會都沒有,這是我們堅信的,就像我們看早幾年的電商,要不要自建物流,吵了好多年,最后京東干好了,大家都建,現在沒有自建物流的電商做不下去了。

              早期的航空公司要不要自己買飛機,做云服務的公司要不要自建服務器,很多事情的密碼就在最笨的路線里,重資產深壕溝可能才是大賽道真正的門檻,剛才大家談到流量,我從來不覺得一時的流量是重大的資產,我們該追求追求,但是依靠流量大就能夠在汽車行業一枝獨秀永遠能特別好,我覺得不現實,汽車歸根結底要回到產品、技術、服務。

              大家都在做產品技術服務的馬拉松,在這個馬拉松的過程中,某個運動員在某一段的啦啦隊厲害一點,和最后能不能得到冠軍之間沒有那么強的關系,我們要做的是目光向內跑好自己的節奏,有時候不太被大家理解,我們要做更好的溝通,但并不等于我們要去做別人,這是兩個完全不同的事情。今天這么卷的市場,有一兩個差異化的門檻,是多么奢侈的事情,要投多少錢才能買來,我們不是投的太多了,是投的不夠多,我們實力還不到,我們要實力像別人那么強,肯定投的更多,直到把這個門檻做的讓所有人沒有爭議為止,現在大家有爭議說明我們做的還不夠好。

          記者:既然說到換電的問題,我再補充一點,我看之前說咱們有固態電池,可能后期會大批量量產,在補能這一塊的時間,和蔚來在換電的時間相差不是很大,您覺得固態電池的量產對換電有什么影響?

          秦力洪:首先我們自己的電池還不是固態電池。從全行業來說,固態電池的大規模量產可能還需要一些時間,但是我想甭管什么電池,除非三分鐘充滿電,對化學物質沒有損耗,做到這個之前,換電站都有絕對壓倒性的優勢,這是降維的優勢,即便做到三分鐘充滿,換電站依然有優勢,不下車很優雅,不用拉很重很臟的槍線,有一定的優勢,即便在外面不碰槍線幫你充電,也起不到換電站同時作為儲能站的優勢。

          今天蔚來全國有600多座換電站參與電網調峰調頻的試點工作,南方電網虛擬電廠大的項目實踐里就有蔚來換電站的參與,是社會化分布式的儲能機構,在歐洲這邊雖然換電站不多,但是參與電網峰谷調節更深入。去年在丹麥的一座換電站收了不少錢,在歐洲經常有負電價,風電的國家,今天刮了大風,明天電網的電用不掉,誰用電給誰錢,我們的換電站可以儲能,同時給我們的用戶免費換電。

          所以大家對換電這個技術路線的好處認知,還沒完全到位,不僅僅是補電快,大家說將來總有一天被替換,就是建立在補電快的單一維度上,我們去年總結蔚來換電站有九大好處,換電站會天然把電池進行循環,每次電池進站都是對電池健康狀況的體檢,對于某個健康值低的電池抽走,把煩惱留給我們,把健康的電池留給用戶,如果那塊電池老在您的車的底盤上,幾年都不換,有可能不安全,因為車的工況非常復雜,在哪兒磕到沒有我們都知道,換電站可以幫你保養,再配合電池可租的模式,消費者可以不用為電池壽命擔憂。

          今天電動車有一個很大的行業Bug,電池是最貴的零部件,但是電池的生命周期短于整車,可能在一手車的車主身上不一定發生,但是在這個車報廢以前,現在的車15年左右報廢,但是電池8年質保,第9到第15年,這個電池誰來買單,這個問題還沒有聊透過,因為整個中國的電動車行業發展的還比較早期,都比較年輕,就像平均年齡特別年輕的社會很少去討論老齡化,但是老齡化一定會到來,如果用換電的模式加上租電的模式,用戶會獲得一塊對他來說永生的電池,不一定是這塊電池,但是你永遠不用擔心電池衰退的電池,而是一天幾十塊就換了,是這么一個優勢。

          ET7車主:我想問一下,因為今天達成和路特斯充換電戰略合作,作為車主很糾結,換電對于充電來說特別快,也很方便,其實我們并不是希望那么多人換電,所以想問兩個問題,一個是換電的戰略合作會開放到什么程度?第二,怎么解決和不同車企之間電池規格統一化的問題。

          李斌:首先蔚來發展的好,大家肯定是最希望的,什么都可以搞?,F在如果手頭緊,很多服務想做就受約束一點,本身蔚來能源其實是非常大的商業體系,有它的商業模型。比如充電,80%的電都是別的品牌來充,其實也沒有影響蔚來用戶的使用體驗,我們還有一些運營措施,比如去年賽里木湖的事情,如果真的很擁擠,我們當然是蔚來用戶優先,這個沒有什么可猶豫的,肯定是保證蔚來用戶的利益和使用體驗。

          如果本身是可持續的商業模式,肯定會發展的越來越好。換電也一樣,如果用戶多了,我們有能力制造更多的換電站,一個換電站一天有60單,換電站就不賠錢,60單對大家的體驗沒有任何影響。

          秦力洪:四代站理論一天有400多單。

          李斌:今年春節期間很多站一天80、90單,本身的吞吐能力夠,我們認為沒有問題,不會影響體驗。從運營的角度講,蔚來是一個高端品牌,我們共享網絡,是基于樂道的電池包做對外的共享,如果是路特斯要用也可以用,但是路特斯用的少,影響不大。

          秦力洪:主要是高端。

          李斌:樂道如果要共享,肯定是共享樂道的電池標準,蔚來有非常多站是專項網絡,我們有共享網絡,有專項網絡,蔚來的用戶去共享網絡可以換電,專項網絡只有蔚來的用戶能用,我們還是有這么一個區別,不會影響大家的體驗。

         

        關于樂道:

          記者:雷軍之前發過一個視頻,說小米SU7的上市,讓樂道的車定價不是很好定,您之前透露過樂道可能5月份發布,您能不能和我們分享一下,現階段咱們對樂道的定價有沒有大概的范圍?

          李斌:后發總會有好處的,蔚來是高端品牌一定要原創引領,高端品牌要借鑒去Copy,全世界哪個高端品牌是這么成的?所以他要原創,技術領先,全新體驗。但是到大眾市場家庭用車,大家要實在,我不是說蔚來的車不實在,就是性價比,肯定效率優先,在確保安全的情況下,怎么給家庭用戶帶來最好的產品,價格又是大家喜聞樂道的,這個就可以了,樂道品牌我們的戰略是后發,蔚來該先發先發,該后發后發,第一天就這么想的。

          我們創造蔚來的時候先從高端品牌入手,等基礎設施成熟了再進入大眾市場,進入主流市場,服務更多用戶,也實現我們公司的愿景,其實是水到渠成,瓜熟蒂落的。樂道的定位沒什么秘密,就是家庭市場,小家庭什么樣的車,大家庭什么樣的車,三口之家四口之家五口之家什么樣的車,產品線排布好,也不會有那么多產品。

          如果是高端市場,大家對個性化有要求,今天參加路特斯發布會,他們叫“為一人造一車”,在家庭市場要實在,怎么為大眾家庭市場造車,蔚來的產品定義是非常清晰的。包括今天雷總在車上跟我說特斯拉的能耗做的特別好,他發布會也說好幾年才能趕的上,我們已經搞了這么多年了,樂道一上來肯定必須趕上、超越。

          蔚來智能化的技術,電動化的技術,包括充換電網絡怎么服務更多的用戶,更廣的用戶,更廣闊的家庭用戶,這就是它的使命。到了今天不是說要把銷量搞上去就趕緊再搞個新品牌,從一開始這就是我們愿景的一部分,行動計劃的一部分,樂道并沒有什么秘密,你要是覺得彩電好,我搞一個更大的;你要是覺得沙發軟,我搞個更軟的;你需要冰箱,我搞個冰柜,是這么一個邏輯,它好搞,但是高端品牌到底怎么引領技術,怎么沖到最前面,因為前面的路沒人替你趟,你當然要付出更多的努力和代價,這是高端品牌要接受的。

          看蔚來希望大家更立體更全面的看,不管是蔚來品牌,樂道品牌還是第三品牌,為什么這么定義產品,其實蔚來還是思考的比較深入,并不是跟風,蔚來作為一個高端品牌,要有領先的敢為天下先的精神,但是樂道作為服務家庭市場的主流大眾的品牌,要有后發制人的心態和戰略,他們倆不矛盾,可以先發也可以后發,敢為天下先,也敢為天下后。

          記者:確實非常感謝,我自己用蔚來之后不再適應用別的品牌,確實沒用過其他的朋友們也體會不到我們的感受,我有兩個問題,我好像看到上半月的數據,油電在分水嶺,50%,我們樂道是基于這個去發布?

          李斌:這個時間點正好,說明和我們的判斷差不多,我們19年提出來24年、25年是資格賽的最后階段。

          秦力洪:李斌在2019年1月的年會上說24年-25年是資格賽,其實是淘汰賽,今天我們看的就是淘汰賽,很殘酷。

          李斌:我們在這個時間點出來會好一些,因為前面會無效的消耗掉很多的東西,高端品牌可能這么做OK,如果從大眾市場的品牌,如果在當期不能原地起跳,不能有足夠多的量,那個非常難,樂道在這個時間點出來,參加這個競爭,還是比較好的。這是我們預期中的,因為我們在汽車行業活的時間比較長,知道怎么回事。

          記者:對于服務的話題,樂道也屬于蔚來,在服務上,蔚來用戶享用的它是不是也有,它面向家庭用戶市場,雖然它沒有那么高的價格,但是用到這個服務之后會覺得更貼心。

          李斌:服務分兩個層面,一個是服務理念是一致的,只要是蔚來公司,就像雷克薩斯和豐田,服務理念是一致的,服務的具體項目要遵從經濟規律,就像五星級酒店和三星級酒店價格不一樣享受到的設施肯定也不一樣,比如NIO House,如果樂道也搞這么多樂道的House,肯定搞不起;比如換電,蔚來的專項網絡,樂道說也搞個專項網絡,成本來說肯定搞不起;包括取送車等等都有成本,它的價格里承擔不起這個成本,當然就按需使用。

          我們如果去看在汽車行業里同一個集團下面有高端品牌,有大眾市場品牌,有入門品牌,這個處理的都挺好,這個不需要做發明創新,大家都是嘗試,蔚來的服務理念肯定從用戶利益出發,希望對得起用戶給我們的錢,從服務的內容角度來講,要遵循基本的商業常識。

          記者:流量品牌過來了,但是他們的資金儲備很雄厚,樂道這個時候出,其實要準備很多錢,準備好了沒有?

          李斌:我們一直是善于準備錢??偟膩碚f,從運營角度來講盡可能控制虧損,過去這么多年,我們從全球資本市場募集了非常多的資金,到中國來發展蔚來,發展中國智能電動汽車產業,包括培養產業線,我們累計培養了幾萬名非常年輕的優秀的汽車工程師。在2020年的時候,當時安徽合肥投資我們,我們半年左右的時間就給他5倍的回報,還替他們掙錢了。

          如果從蔚來來說,在去年那么難的情況下,還從全球募集的一些資金,這反映了長期投資者對蔚來的信任,也反映了他們看好中國智能電動車產業,也反映了他們看好中國長期的發展。我們上市(IPO)前就是58個來自于全球的投資人,我們現在三地上市,也是全球唯一一個在三地上市的公司,蔚來的投資者和員工在全球各地,我相信蔚來也是承托了大家很多的期待,我們成立的時候是全球化比較好的時候,今天全球的政治環境和當年肯定有天壤之別,我們還是認為越用開放的心態參與全球競爭,越有機會。

          秦力洪:我今天補空,李斌忙不過來,幫助接待了一下非流量明星,包括德國汽車工業協會的主席、匈牙利的大使、挪威的參贊,方方面面,還有來自中東的非常核心的客人,我還是非常感觸的。

          第一,大家真正把中國汽車工業當回事了,不管反映出來是什么,大家真的覺得我們國內看到很多是流量,他們看到真的是產品技術體驗的進步;第二,大家一直在強調開放合作長期共贏是唯一的方法,我跟他們探討以后,他們問我對蔚來下一步的全球化,我說節奏上有一些調整,但是這個方向是共享,大家還是能達成一致。還有外國媒體朋友問我,中國的經濟受到挑戰,我說宏觀經濟我也不懂,就是一個小企業,你看看這個展會,如果天天這樣有什么挑戰。

          李斌:我回答的比較官方,我說全球經濟都面臨挑戰。

          秦力洪:這個我也說了。

          記者:增加一個流量問題,今天展會上有一個非常大的流量話題,小鵬總說MONA銷量一定超過小米SU7,關于這件事您有什么看法?

          李斌:我只關心樂道,MONA肯定會賣的很好,SU7也肯定會賣的很好,但是我們樂道L60會賣的更好。

          記者:會超越他們嗎?

          李斌:我都說賣的更好了,這個也上不了熱搜,估計沒戲,廣告感太強。

         

        關于品牌:

          記者:您能不能跟我們介紹一下今天有哪些大佬到了現場,都交流了什么觀點?

          秦力洪:剛才在樓下是政協的萬鋼主席,具體交流內容我不知道,大家過來是了解一下我們展臺的情況,我剛才陪同他觀看了我們的換電站,他提出充電、換電同樣重要,我覺得他提的特別對,萬鋼主席以前在科技部部長位置上的時候,是把整個中國的新能源汽車推上軌道的特別重要的發起人之一,對這個行業很關心也很懂,抓的很實際,剛剛我在下面接受一個外國媒體電視采訪的時候,那十分鐘雷軍和李想分別來了一下,外國的媒體老師還是比較震驚的,因為他看到在中國這么一個產業界的展覽上,會出現這樣的場景,這是發自民間對這個行業的偏好和熱愛,相信這個對于他們來說比很多具體的語言更有用,我相信新能源車展在海外搞可能不會有這樣的熱烈程度。

          記者:我今天在現場看到您和馮擎峰總的對話,你對今天北京車展,以及對這個行業有什么樣的感受?尤其今天不知道你轉了哪些展臺?

          李斌:我還沒來得及轉,我去了紅旗和路特斯,路特斯和我們有一個充換電的合作,蔚來也是路特斯的股東,這個必須去參加,另外去一汽金葵花那邊,我覺得做的非常好,紅旗的車各方面非常好,把中國傳統的文化融入到車的設計里面,做的非常高級,還是挺讓我佩服的。別的還來不及學習,你問我什么感受,來我們這兒的都是流量明星,老周(周鴻祎),雷軍總、何小鵬、李想都來了,我還有點適應不過來,我現在想著怎么戴著口罩墨鏡去每個地方認真學習一下,幾年前車展還可以認真看,現在好像有點難。

          記者:對于以后的產品,我們看到今年的產品已經基本發布完了,接下來蔚來第三代產品的發布,剛才提到運營效率問題,也提到高端品牌需要個性化的問題,我們怎么在個性化和運營效率之間做平衡?下一代的產品是不是還有現在這么多的車型?會不會有這么成熟的產品系列?

          李斌:后續產品的規劃,蔚來現在8款車排布比較齊整,從車型的角度來講,我們和寶馬、奔馳、奧迪比,比他們少多了,他們都是五六十款,我們就8款,加上ET9就9款,還是比較克制的,沒有那么多。

          針對蔚來下一步,以行政商務市場為主的定位,我們肯定優先級會有不同的排布,比如像ET9、ET7,SUV的定位,優先級可能高一些,意味著推出的早一些,迭代的快一些,其他的也會做,越高端的市場,對個性化的要求越高一些,這個其實可以理解,豪華車恨不得每輛車都是定制,高端市場保持一定的產品的豐富度,也是符合人性的,怎么可能要求大家都穿一樣的衣服。比如穿優衣庫可以,你到了一定的市場,可能大家對個性化的需求就高了,也不是我們新的發明創造,這是汽車行業常規的規律。

          記者:現在進入淘汰賽了,您對未來有什么樣的預測?下一個大勢。

          李斌:我以前有過一個說法,我認為到2035年全球前十大集團有一半是中國企業,十年時間可以看到,不需要等下輩子,這輩子可以看到。其實智能電動汽車是中國從汽車大國到汽車強國歷史性的機遇,去年中國成為全球汽車出口第一大國,領先第二名的的幅度只會越來越大,哪怕中間有點小反復,總的領先優勢會越來越大。

          誰會是這5家,也不是說只剩5家,我們希望中間有蔚來。這肯定很不容易,如果再往遠一點看,我覺得中國能剩下來足夠多的汽車公司,我也不覺得汽車行業是贏者通吃的,在中國手機公司也不止5家,最近傳音挺猛的,也有6、7家有實力的手機公司。

          汽車公司迭代能力更強,產品分層更細,帶寬更寬,汽車行業在中國的公司,十年后10到15家肯定有,而且都能活的還可以,這是我基本的判斷,今天品牌太多了,將來二三十個品牌,十幾個集團,這是我大體的預測,這只是大概的預測,我沒法說那么精準。

        >>點擊查看今日優惠<<

          洪曉峰 編輯

          熟練掌握從滑板車到賽斯納172R駕駛技術,8年駕齡未扣一分,這才是真正的老司機。

          本文導航
          相關閱讀
          點擊加載更多
          久久精品国产自在天天线_中文字幕人妻在线中字_亚洲综合另类欧美久久久久精品_国产精品99